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动态
公司动态 Company News zhxl

亿欧:当矿业EPC与无人驾驶技术商相遇,向“全矿真无人运输”进击

【发布日期】2022-08-02 【浏览次数】53次
【字体】   【关闭】

以下文章转载自“亿欧”


中环协力:未来一年,踏歌智行在永顺煤矿的无人驾驶项目在实现全矿常态化“安全员下车”作业后,中环协力会迅速将该项目的成功经验向其各个总承包的矿区和自有煤矿进行复制。



ef534bd295b4700ed72cf2b7f176339b.jpg


在一个大型煤矿里,数十辆卡车井然有序地进行煤矿运输。但当你仔细观察后会发现,竟然一片区域内,没有任何一辆运输卡车的驾驶舱里有人。

上面所描绘的场景不止会出现在电影中,也不仅停留在模拟器里,还会出现在每个普普通通工作日的鄂尔多斯永顺煤矿里。

自今年3月以来,踏歌智行与中环协力合作打造的鄂尔多斯永顺宽体车无人运输项目顺利进入“安全员下车”常态化作业阶段。如今,该项目已实现7X24小时多编组宽体车无安全员作业,且作业效率达到人工效率的80%以上。

这是全国第一个实现宽体车无安全员常态化作业的无人驾驶项目,在矿区无人驾驶乃至整个自动驾驶行业树立了一个核心里程碑。此外,踏歌智行也是全国首家完成无人驾驶大型矿卡常态化去安全员作业的企业。

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研究院数据显示,按照改装车辆的数量,踏歌智行在国内露天矿区无人驾驶应用整体市场,和矿用车无人驾驶改装前装市场,两个方向的市场占有率均排名第一。

踏歌智行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交通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余贵珍向亿欧汽车表示,相关技术将于2022年底到2023年上半年在该煤矿大规模应用。

明年今日,整个矿区的百余台矿用宽体车将全部采用“安全员下车”模式自动运行。

常态化安全员下车作业是无人驾驶的基本要求

永顺煤矿项目是国内目前宽体车无人驾驶改装车辆数量最多、车辆品牌/型号种类最全的无人驾驶宽体车项目。目前,该矿区完成无人驾驶改造的矿用宽体车中,已有25台实现了24小时“安全员下车”常态化作业。

在余贵珍看来,只有常态化安全员下车作业才达到无人驾驶的基本要求,才有了实现无人车商业化的机会:一方面,没有人的存在,意味着人力成本方面的节约;另一方面,没有人的存在,意味着不存在生命安全问题,车速也能提升。

这一项目的另一参与方中环协力不仅是踏歌智行的合作伙伴,还是后者的早期战略投资人。双方关系极为紧密。

据中环协力总经理彭天明介绍,从与余贵珍见面到决定投资踏歌智行,他们仅用了不到2小时。这一方面是因为对其技术能力和团队的认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对于无人驾驶需求迫切。

中环协力进入矿山工程业至今已超过20年时间。彭天明表示,目前的矿卡司机大多数是60后和70后,80后、90后很少愿意从事这一行业,人员流动性也很大,甚至有不少年轻人因受不了工作枯燥乏味,只干一个月就走了。人员招聘已成为这一行业的最大痛点。

一台车每天正常运行至少需要两到三个司机,矿车司机供需之间存在巨大的缺口。当整个矿区上百台车实现无人驾驶,意味着可以减少200到300名司机的招聘,从而达到人员使用的供需平衡。

此外,矿用宽体车进行无人化改造成本约为原车价格的10%到20%。但是在车辆全生命周期内,无人驾驶所节约的人力成本将比改造车辆增加的设备成本要多得多。

849e7ec6c6676f1142051390708b8dcb.jpg
鄂尔多斯永顺无人驾驶矿车已实现常态化“安全员下车”

无人驾驶为矿区运输的贡献远不止于此。

由于矿区一般地处偏远,需要为矿卡驾驶员配备食宿。此外,驾驶员本身也容易在下午两点或半夜时分犯困,消极怠工的情况也时有发生,给作业效率带来负面影响。再加上不同司机的心理与身体条件不同,矿区环境粉尘多、运输道路颠簸、矿卡盲点多等现实原因,对于司机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的存在潜在的威胁,以及常见的矿区职业病。然而对于这些经营成本、作业效能和生产安全的问题,无人驾驶卡车都会迎刃而解。

“我们测算,如果按年、月为单位的等长时间作业计算,考虑到有人作业的实际有效施工时间,无人驾驶车队的运输效率可以达到人工驾驶的120%左右。同时,根据我们的统计,油耗也会降低约15%。”彭天明对亿欧汽车表示。多年的实践,让中环协力总结出了一套完善的数据提取规范,上述数据就是基此测算而来。

目前,对于实现“安全员下车”常态化的矿区无人驾驶应用有刚性需求的企业远不止中环协力。中环协力是内蒙古矿山企业行业协会的会长单位。“行业协会里其他企业对于矿区无人驾驶的需求迫切不亚于我们。”彭天明表示。

据亿欧智库调研测算,到2030年,中国矿区自动驾驶技术服务市场规模将达到129亿元/年,中国矿区自动驾驶运输服务市场规模则有望达到3912亿元/年。

常态化“安全员下车”是起点

对于“安全员下车”常态化的定义,业内的主流认知是无人驾驶矿用运输车辆在无安全员情况下自主完成7X24小时全流程生产作业。

目前常态化“安全员下车”模式覆盖矿区的部分区域,这也是由于L4级别中ODD域的限定。踏歌智行将不断扩展ODD域的边界,提升矿区无人驾驶车辆覆盖率,直至全矿应用。考虑到道路的坡度大、宽度窄、弯道多等因素,鄂尔多斯其实是比较有挑战的一个矿区。

与之并行的是,踏歌智行的常态化“安全员下车”无人驾驶技术已在内蒙、新疆等地,包括国家能源、国家电投旗下多个大型矿区落地。这一切都得益于该公司领先的技术能力。

“实现安全员下车背后是极为复杂的技术要求。”余贵珍表示。他在北航开展的无人驾驶相关研究获得了科技部、工信部、北京市科委等机构的大量课题资助。在公司成立前,可以说踏歌智行已经做了长达30年的前期技术攻关和积累。

即便前期研究如此扎实,踏歌智行仍然花了五年时间才真正实现“安全员下车”状态下的矿区无人驾驶。

8e956aaff0954e852e585bab68f83bfc.png

鄂尔多斯永顺夜间无安全员无人运输作业

在余贵珍看来,让无人驾驶实现安全员下车,至少需要具备三大核心能力:首先是涉及感知、控制、决策、平台、硬件在内的全栈技术能力;其次是大量的数据积累和数据分析能力;最后是针对安全员下车所打造的一整套行业流程和标准。

核心能力的背后是高能团队的支持。踏歌智行逾240人的技术团队中也有超过60%为硕士以上学历。其中,大多毕业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顶尖院校及知名科研机构,且具备大型国企央企、 头部无人驾驶公司或大型跨国公司背景。

团队成员背景涉及自动驾驶相关车辆智能控制、感知、车路协同、仿真、大数据、云计算等,亦有部分矿业、土石方运营方面专家。这些技术人才在包括Transportation Research、IEEE ITS等在内的交通领域主流期刊上发表数百篇论文,参与包括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在内的多项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

踏歌智行联合承建国内唯一的工信部特种车辆无人运输技术重点实验室,也是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煤炭学会无人驾驶标准参编合作伙伴,参编近20项矿区无人驾驶相关标准。

安全员下车只是开始,而不是结束。安全员下车后,矿区无人驾驶才算真正开始商业化运营。未来,矿区无人驾驶的运营还有大量的提升空间,包括安全性、效率、油耗等等。余贵珍表示,踏歌智行未来仍将继续推动技术和产品的升级迭代,不断优化体验。

中环协力:未来1年,将永顺经验向关联矿区快速复制

作为中国头部矿山服务总承包商,中环协力目前在国内承包的露天煤矿项目已有六个。这还不包括中环协力自己开发的煤矿。

据彭天明透露,一旦踏歌智行在永顺煤矿的无人驾驶项目在全矿完全实现“安全员下车”后,中环协力会迅速将该项目的成功经验向其各个总承包的矿区和自有煤矿进行复制。

彭天明认为,踏歌智行无人驾驶方案未来向全国其他矿区复制的速度将会非常惊人。

从第一个为矿企提供无人驾驶运输解决方案的技术企业,到第一个在矿区实现常态化“安全员下车”的无人驾驶企业,踏歌智行成为矿区无人驾驶发展历程的一个缩影。

对于未来,随着技术在更多矿区的复制,踏歌智行的商业化进展将极具想象空间。